人物专访 苏舟:执导《温州三家人》是一场全新

  国家一级导演,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曾任浙江省七届、第八届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任浙江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全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浙江省首届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工作者。作品多次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并获法兰克福、开罗、洛杉矶等国际电影节大奖。

  在片场看到苏舟导演的时候,记者并不急于采访,而是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导戏。他戴着耳麦,目不转睛盯着监视器,手里拿着对讲机, 时不时发出指令“灯光再暗一点”“演员往后靠一点”“这一条过”“准备转场”。

  都说导演是急性子,有的时候也会破口大骂,但是那一场戏没看到苏导发脾气,有的时候还会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谈笑。

  在拍摄的间隙,记者表明身份,和他有了一番对话,谈兴浓的时候,他的笑声也随之扬起。

  有《温州一家人》《温州二家人》珠玉在前,总会有人问起苏舟执导《温州三家人》是否感受到压力,而苏导总是笑着说:“谈不上压力,我把每部戏都当作一个全新的挑战。”

  苏导说这句话是有底气的。他有一个坚实的团队,一群有实力的创作者,老戏骨与年轻演员在片场天天斗戏,在这样的工作氛围中,他有信心把《温州三家人》打造成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

  他跟记者坦言,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好玩的事。导演工作对他来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喜欢它就会把它做好”。

  在他快三十年的导演生涯中,他为观众带来了几十部优秀作品,而这种坚守被他称之为是“兴趣”。

  苏舟的父亲是工艺美术大师,而他从小耳闻目染,也慢慢爱上了绘画。“我从8岁开始学画,对绘画可以说是情有独钟,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我家有兄弟姐妹四人,而最后真正爱上绘画的就我一个。”苏舟说道。

  后来,他就读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发现这与绘画几乎没有关系,而如何体现个人价值,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自己执导筒、当导演。

  “实际上,电影也是绘画的延续,电影是展开的绘画,绘画是浓缩的电影,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在苏舟的心里,绘画和导演有共同的地方,都属于影像艺术,一个通过镜头,一个通过画笔,来传递作者的思想。在苏舟执导的诸多作品里,曾多次获得最佳摄影师、最佳照明师等奖项,而这都跟他个人对美术鉴赏有关。

  “在我的作品里,很少看到大平光,有的时候比电影做得还要精致。光影是一种氛围,它是作用于人物内心的,比如搞阴谋,会用一种幽蓝色调,光影沉重。谈情说爱,就会呈现一种朦胧感,看上去会比较优雅,充满灿烂。”

  苏舟的爱好不算广泛,但是导演和绘画绝对是他的最爱。如今,他在闲暇时间,还是会静下心来绘画,从来没有荒废这项从儿时就培养起来的技艺。

  在平时导演的工作中,像这种极为放松的状态并不多,我能撞见还算是一种运气。

  “导演导作品,都有着个人的追求,你要达到尽善尽美的满意度,如果达不到,就会烦躁。”苏导举了几个例子,“比如说美术的场景不到位,演员的服装不称心,表演几遍下来仍然掰不过来……类似这种情况,心情就会比较急躁。”

  如今,电视剧算是一种高强度的劳动,节奏快,容不得半点犹豫、等待,也经不起精打细磨。“电视剧生产流程就像工业流水线一样,它在一百天中必须完成几十集的容量。这么快的拍摄节奏,关键是成本有限,国内电视剧市场也不允许你这么做。”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苏舟导演依然会严格要求自己。

  在正式开拍之前,光是修改《温州三家人》剧本,苏舟就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在这同时他又实地采访,搜集素材,把整个剧本研究了个透。最后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呢,凡是关于剧本的问题,他都能对答如流。

  在拍摄的时候,剧组人员要求是早上六点出发,而苏舟总会提前十五分钟出门。而他到达现场的时候,通常情况下,大部队都还没到。而这被苏舟自己笑称为是“急性子”,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他严于律己,也不“宽于待人”,对学生、对工作人员、对演员要求都很高,在他看来,作为一个集体,“不怕你有要求,就怕你没要求”。

  “如果没有要求,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有要求,形成一种规矩,最后变成为秩序。”苏舟如是说。

  他对创作者“亲如兄弟”,认为导演和演员的关系是唇齿相依、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演员和导演的合作必须处在一个相对放松的状态下,才能冒出火花,相互如果产生摩擦,或者出于一种畏惧,哪怕是尊敬,都不利于艺术创作。”

  而他要做的就是做好案头工作,甚至是把很多工作都做到前头,那么还没到达片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了然于胸。

  “有些导演不受人尊敬,我认为是他自身的问题,他自己的智慧不够,或者说是过于懒惰,对整个本子没吃透,自身思想是混乱的,对戏的调度、对总体把控是模糊的,这样一来,演员难免就会对你不满意。”在他看来,导演必须像指挥家那样,除了对乐谱要熟悉,更重要的是你对整部乐曲有你自身的理解,不然他就得不到整个乐队的尊敬。

  当然,苏舟在片场也会有生气的时候,“作为资历比较深的导演,只要我面色稍有不悦,嗓门高一点,工作人员就会很自觉地加快步伐,调整进度,尽快去满足我的要求。”苏舟说,他和整个创作团队平时的关系都非常好,在工作中也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

  而对于风格,导演苏舟有着自己的见解:“我很反对有风格这么一说,但是多多少少,作为一个导演,总会形成个人的一些习惯,这些习惯可能会被别人称之为风格。但是你自己要明白,所谓风格的形成,实际上就是固步自封。”苏舟认为,作为一位开拓型的导演,不应该形成风格,应该是开放的,海纳百川的,能够适应各种各样的题材,能够不断地在生活中,或是在实践中去发现鲜活的时代风貌,更新自己的叙事方式和镜头语言,只有这样,导演才不会“老”。

  为了更好地拍出温州商人的情怀,他自今年4月份接到这个剧本之后,花近5个月的时间走访,了解温州商人、感受温州商人。

  “到底什么才是温商情怀呢?”经过一番深入思考,最后他找到了自己的答案,“藐视金钱而看重创造财富”。他想通过这个情怀去折射全国广大有抱负、有理想的商人。

  苏舟强调:温州老一辈商人经历过风雨,辛苦挣得第一桶金,但是他们生活十分俭朴,他们没有把企业当作私人财产,而是把企业员工当作合作伙伴。老一辈温州商人的特质正是该部剧要反映的一个重要元素,老一辈温州商人“藐视金钱而看重创造财富”的博大胸怀也是该剧着重讴歌的一个点。他的好朋友《天下粮仓》编剧高峰对这个想法十分赞赏,高峰评价这是《温州三家人》的突破点,主题思想深度上向前跨越的一大步。

  从不停止思考,从不惧怕压力,苏舟在创作上,有着一份超然的自信。他对《温州三家人》有着良好的预期,因为他为之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在导演之路上,苏舟累并快乐着,并享受这样的状态,他说再忙每天也会尽可能挤出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运动。这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与体魄。

  在拍戏的过程中,他也会好好感受温州,“温州有小城市的那种平和、温馨,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我可以看到他们奋发有为的一面,也看到他们懂得生活的一面。”


来源:彩库宝典最新开奖记录

 

更新时间:2018-12-16 16:40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