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一点就是普拉提

  初春,出现在《时尚健康》封面拍摄现场的白百何心情很不错,这是丙申猴年伊始她的第一次拍摄工作。开工了,自然爽利,她还和团队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化妆间错落站成一排愉快地玩儿起了自拍,各人拿一个手机,将站在后面的人收入取景器。白百何站在最后,靠墙,头上两个扎起的“小球球”造型让人一时看不出她的年岁。事实上,这场拍摄之后不足一周,正好是她的32 岁生日。

  她不怎么将年龄的事情格外放在心上,只是一个数字罢了,有比这个更值得证明成长得青涩或熟落的方式。

  大约两个月前,白百何在《王牌对王牌》第一场节目录制的前日彩排中不慎受伤,趾骨第四根中段断裂,当时她和小沈阳等一众东北笑星们正在排练舞蹈,起初她以为只是崴脚,并没在意,继续排练,从下午1 点撑到晚上8 点,终于撑不住,“疼得已经完全不能承受了。”紧急入院接受治疗,然后就是审慎的修养和复建。

  此刻眼前的白百何,脚已经褪去防护的支架,俨然痊愈一般,时而还在镜头前微微轻跳。旁人担忧她伤处,她反而讲起复建的学问:“伤口确实还没有完全愈合,但是医生说,那个‘缝’已经在长了,情况还是很好的,所以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就活动,恢复肌肉的功能。”

  “伤的是哪只脚?”因为她行动已然轻巧,所以禁不住再确认这个细节。她听罢反倒笑了,说这个问题自从受伤之后几乎隔几天都要回答一遍,因为儿子“元宝”也总关切地问:“妈妈你还疼吗?你伤的到底是哪只脚?”一个无畏的大女孩和一个迷糊的小暖男。

  新片《火锅英雄》即将于“愚人节”当日上映,我们聊起拍摄时的点滴,记忆将白百何重新带回潮热的山城重庆,拍摄期正直夏季,人在当中如入红炉,时而大雨瓢泼时而酷热难耐,而她要身处其中,扮演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银行职员,日日寡淡,心无旁骛。

  这几乎可被看作是表演生涯里,和白百何本人性情相差最大的一个角色。“表面上看没有任何性格特质可言”,是得到意外之事如午后暴雨一般泼将下来的时候,她才可被激发出内心的勇敢和惊人。

  好几个朋友在听说了白百何将出演这个角色之后都好奇来问,“啊?你接了这个戏?为什么?”“我就反问说我为什么不能演‘这样的戏’?”

  她很清楚,这不是原先几年自己熟悉的套路,那些城市小妞题材的爱或忧愁,《火锅英雄》是一个伙伴电影,她也并非站在原来的事件中心,而是处于事件核心的“侧向”位置,与同伴们一起交织将剧情延展开来。对当下的白百何来说,这实在是一种有益的自我挑战。

  她喜欢于小惠这个人物的普通,“特别普通”,但她却又被卷入了那样一场复杂甚至危险的场景里,为什么?角色那种淹没在人群里的寻常背后藏着怎样的特殊性,是白百何在这一次演绎里试图去寻找和阐释的。

  TH 《火锅英雄》里,有很多于小惠一个人上下班、便利店吃便当的戏。很孤独。你现在的生活还会有这样的时刻吗,怎么去寻找这种城市里普通女孩的感受?

  白 其实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上下班的状态,还是挺好去了解和感受到的,因为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时候,即使结了婚有了家庭,也有工作完了没开车,需要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的时候。一开始,人可能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周边环境,久而久之这个东西被复制过太多遍了以后,其实每个每天自己上下班走路的人,都完全生活在自己的状态里面了。他们就不会再左顾右盼了。

  TH 你怎么看待这个女孩从“普通”到“不普通”的改变,内在的动因是什么?

  白 我在演这个戏的时候就不断跟自己说,这个女孩其实就是想尝试改变,因为她认为她的生活太无聊太普通了。而她后来之所以会表现得比平常三个在社会上见惯了所有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这三个男人都要坚强和果断,是因为她不怕,因为她没见过,你见得越少,反而越勇敢,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白 说真的,不轻松。我每天都说,真是一边学习,一边去演。她的戏份并不那么多,但是变化非常大,怎么再这个有限的发挥空间里去把这个人物的变化和状态说明白,让内心勾连得清楚,这个是难点。我一直跟杨庆说,你写的这个人,自己不会走路,必须要靠别人推着往前走。可是她又不能或缺,特别重要。杨庆写的女主角都很妙。会让我思考,是否人有时候被动,反而有特别的收获?

  白 可能大家印象中,于小惠这样的人比较少。但其实她不是不存在,你要把一个大家认为不可能的这种大多数,演成一个有可能性的大多数,我是这么看的。

  白百何还记得重庆的夏天,和拍摄地的一处地铁站旁的植物,是自小生长的北方沿海城市没有的那种,“长得特别圆润,好像自然而然就被修剪过的”。

  她喜欢整个重庆都笼罩在一种“我不急,先等一下”的氛围里,就想当地人爱吃的火锅,静待开锅,吃到天荒地老。

  她理解这种“慢”,“大家生活在一个自己自从出生就特别习惯的城市,已经生活很多很多年了,走在路上慢慢悠悠的,觉得周边所有地方都挺好看的,一边走一边看,永远都不够。”她甚至发现,“重庆的阿姨们跳广场舞跳得也特别缓慢。她们不跳那个节奏特别快的舞,而是跳优美的。”

  慢创造出了一种特殊的生活态度与智慧,重庆人依照城市起伏不定的地理形态在原先打造的防空洞里开火锅店,菌子和豆苗就种在潮湿无光的洞子深处,白百何和小伙伴吃过看过,惊异又喜欢。

  这份工作之所以好,其中一点也在其中自现,即作为演员的他们,可以在某种深入人心的俗世里,一遍遍品尝一种浓缩了的生活哲学,人性的不测太深奥了,值得一探再探。

  我接着前面的话题生发“疑惑”。你说于小惠是普通的,但是你并不“普通”,至少,作为白百何其人,你是“好看”的。

  她马上接下话来:“我倒觉得是自己挺普通的。因为当有人问我说,你为什么接这个戏,说这个女孩这么普通的时候,我就说,我在演员里面长得属于普通的……就是挺,正常的。”

  TH 有时候我们常常在看戏时心声类似的疑惑,似乎命运不该发生在这样一个长相的演员身上……

  白 所以我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演出后会觉得,这个出演是让人可信的。能够让别人相信你,这个东西比听到任何的一个赞美可能都更重要。一个演员起步到发展,首先得让人相信你吧。

  白 这个可能要分配到不同的角色去说,如果要别人相信你是这个人,就必须得有她的一部分特质。我自己在每次要去演一个电影之前,都要把时间花在研究一个人物的特性上。这个东西没有一个特别完整的公式,它是碎片式的,比较零零散散。往往需要在简单的台词里,去挖掘更多的可能性。

  白 我就一直在跟杨庆说,我说我对不起你,我可能这个戏演得不好,就算我欠你一部戏,下一次你再找我演,我好好演。

  我不是说我没有努力,我非常努力去演这样的一个角色。但是我必须要承认,我在这一类角色上面没有更多的经验。

  在《王牌对王牌》节目即将过半时,白百何因为脚伤不得不遗憾退出。告别之时,节目组特意给她播放了一段视频,是事先录制好的两段“临别赠言”,分别来自她的先生陈羽凡和儿子“元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对她参与节目的激赏和“回家”的欢迎。其中儿子对着镜头的一番线 岁男孩的浪漫和贴心。

  一个双鱼座的妈妈和一个音乐家爸爸的小孩,理应有着天生的艺术敏锐和细腻的洞察力吧。

  白百何自己长在一个民主的家庭,所以自己对孩子就相对“严格”一些。她说,这亦是孩子的存在给她的一种限制和要求。

  “因为我自己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对他严格了之后,我也得照做,你不做,他也不做,他就学你。”

  白百何从小在家不爱穿袜子也不爱穿鞋,光脚最舒服,但是谁都知道这对健康无益,她不穿,孩子就有样学样,“他就会跟我妈说,我妈也不穿。所以,我就得穿。”原先她总是选择在孩子睡着了再去看书,现在,她专门捡下午看书,有时候还劝元宝,“要不你也看会儿?”

  有时,带一个孩子和自我管理的道理息息相通,照看一个孩子和关照自己的身体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你需要根据孩子的特性去选择如何培养他们的爱好和特性,也要真正从自己出发去料理自己的身体,他人的建议和经验可以参考,却不可一味追随。

  白 有。一直都有。他会在家里面当调解员。不允许大家互相彼此大声说话,大家一说话,他就开始了……“你们都小声点吧”,然后就跟我爸说,你少说两句。再就来劝我,你说你说,你到底想吃什么。我去跟外公说。

  白 有礼貌,这个特别重要。可以玩,但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了,学习要好,不然其它条件都免谈,然后说到做到。因为他学习特别好,我就同意他玩一个大型游戏,是一个不停地繁殖龙的游戏。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给我讲他又在游戏里完成了什么重大的任务。后来,这个游戏玩到一定程度就要开始交钱了,他又来跟我谈,我就曾经连续三个周末因为他学习成绩不错,给他买过钻石,后来也就因为要考试,停了。有时候我也觉得我挺苛刻的,因为他才二年级。

  白 我只是觉得无论是运动还是饮食,都应该充分考虑自己身体的特质和需求。真的,我不觉得去参考别人运动的方式是好的。一定要发现一个你自己喜欢的运动方式。有些人就喜欢长跑,但有些人不喜欢跑,但是不代表做瑜珈就不是运动。有些人喜欢静态的,有些人喜欢动态的。

  白 我比较喜欢练瑜珈,硬一点就是普拉提,做一点点器械。我以前练跳舞的嘛,身上有肌肉,如果不做一点机械的话,肌肉会松。

  白 我觉得我最好的习惯,就是不喝冷水,一年四季都不喝。也很少很少吃冰激淋,除非拍戏需要。

  而不是突然就每天6 点钟起床。我也知道从中医的角度上说,晚上7 点钟人比较易怒,最好饭后出去散步,缓解这个情绪。

  但是做演员,哪有这个条件啊?所以我只能适当地根据自己的性格和工作特质,找到一个心里能够接受的方法,去开始养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来源:彩库宝典最新开奖记录

 

更新时间:2018-12-19 09:13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