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都会慷慨分给我们一些

  大学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音乐系,毕业后专业学习摄影,成为《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取得视觉艺术摄影硕士学位。多次进入西藏、四川、青海等省区,并多次前往喜马拉雅周边国家,拍摄了有关藏族历史、地理、宗教、文化艺术、民俗风情等高清图片10万余张传统胶片。

  先后在《中国国家地理》、《中国摄影家》等杂志刊登200余个专题文章,受政府和机构邀请,多次参加澜沧江、湄公河、可可西里、喜马拉雅南以及南极等地科学考察和拍摄活动。

  喜雅艺术:从80年代进入西藏至今,您去过藏地的次数和拍摄的照片数量一定非常多吧?

  张超音:从1985年我第一次驾驶吉普车赴可可西里无人区开始至今,随后的33年间,我66次进入西藏,并无数次前往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内蒙等地以及印度、尼泊尔、不丹、巴基斯坦、柬埔寨等国家,拍摄了有关藏族历史、地理、宗教、文化艺术和民俗风情的照片至少十万张以上。

  张超音:和过去相比,现在的西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85年第一次进西藏的时候,交通非常闭塞,从格尔木开三天的车才能到拉萨。那时候西藏也没有这么多汉族餐馆,所以车上要备着一路上吃的东西。拉萨当时满街都是狗,很多寺庙都没有维修;而现在到处是高楼大厦,寺庙要么已经修复如新,要么已经彻底拆除。过去闭塞的交通如今已便利,艰苦的环境如今亦有所缓解;但那种非常原生态的东西,古朴的感觉却正逐渐被现代元素所取代。

  喜雅艺术:其实喜雅艺术的视频团队也探访过木斯塘、青海等地,目前我们在研究早期壁画,请您也为我们做一下推荐。

  张超音:你们还去过木斯塘,那非常好,喜雅艺术是一个研究藏传佛教文化艺术的平台,更应该到藏地去考察研究。

  我行走过整个大的喜马拉雅圈,我觉得西藏阿里地区的托林寺、印度西北部拉达克地区的阿基寺、拉玛玉如精美绝伦的壁画艺术,都值得你们去感受和研究。

  张超音:我对藏地文化的了解是随着不断的深入藏地拍摄而加深的,比如犍陀罗艺术,刚开始我对犍陀罗艺术并不了解,在决定拍摄之前我先来到巴基斯坦,东起K2峰(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西至阿拉伯海,走遍了巴基斯坦境内。

  早期犍陀罗遗址都在印度河流域的巴基斯坦,像白沙瓦、斯瓦特、塔克西拉。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十字路口,来自古希腊的艺术概念和来自南亚的佛教汇集于此,形成了最早的佛造像艺术。

  喜雅艺术:我们知道您正在做一本新书《藏族》,和我们谈谈做这本书的最初想法?

  张超音:第一次有做《藏族》这本书的想法是在90年代。当时我在甘肃民委从事民族摄影工作,一开始主要在甘肃拍摄,之后慢慢扩展到青海、四川、西藏,在这个过程中我拍摄了大量关于藏地人文、风景、艺术的照片。当时关于藏族内容的书很少,但是藏族在历史长河中的积淀却很丰富,在人种学、地理环境、人文内涵、宗教艺术等方面都具有独特性。无论是它的语言、医学或艺术,都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独立的单元,加之宗教又贯穿其中,所以在很多方面,藏族是我喜欢的一个选题。

  目前国内外还没有一部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全面系统地介绍青藏高原藏民族历史与现实、宗教与文化成就的大型图书,所以我要做这本书来填补这一空白。

  喜雅艺术:您现在能和喜雅艺术的朋友们分享一下《藏族》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吗?

  张超音:这本书共分为六大部分:地理环境、历史渊源、宗教、民俗风情、文学艺术、科学技术。我认为《藏族》这本书不应该只是一本图册,而应该是一本图文集。为了让这本书更具权威性和专业性,每个部分我都邀请了相应的专家学者来负责文字部分的撰写。

  在此我要感谢中科院院士郑度,中科院地理研究所博士后朱立平,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庆英,中国藏学出版社总编辑马丽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博士后熊文斌,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丹曲等专家学者为这本书的辛苦付出。此外我还要感谢一西平措在藏传佛教艺术品鉴别方面给予我的支持,尤其在拍摄布达拉宫所藏造像时对我帮助很大;同时也要感谢《喜雅艺术》在藏传佛教宗教、艺术等方面提供的学术支持。

  喜雅艺术:除了文字内容,图像资料在我们看来也是极为珍贵的,尤其对于研究者,在您拍摄的这么多照片中有没有一些新的发现?

  张超音:我探访拍摄了太多地方,拿到过很多的第一手资料,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块长约3米,宽约0.2米的藏文石刻,是2010年我和马丽华等人组成的考察组沿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河流域进行历史文化考察时,拍摄到的历史文化学者穆罕默德·优素福·阿布迪先生的私人藏品。当时我拍摄了他的很多藏品,但对这块石刻印象最深,因为收藏文物的地方拥挤狭窄,我无法完整拍照,所以我将石刻分几段拍摄,等到回国后再将照片拼接起来。

  经过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庆英对碑文的详细解读,说明此碑是当地民众为举行现证菩提节而举行供佛法会和祈愿功德回向于赞普王室而竖立的。虽然已经不完整,但是对研究巴尔蒂斯坦地区的历史文化和吐蕃王朝时期的佛教活动仍具有重要的价值。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发现,很庆幸我当时拍下了照片并带回国进行研究。

  张超音:我是一个全天候的摄影师,无论环境多恶劣、光线过多或过少,我都可以借助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储备来挖掘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来辅助拍摄。

  记得我在西藏阿里古格拍摄壁画时,室内非常昏暗,壁画上没有直射光源,我就利用汽车反光板将室外光线投射到室内,再将室内光源投射至壁画上,在两次投射的光源下拍摄的画面更加柔和,而且没有任何反光,只要把相机的光圈开到最大,就能把壁画拍的很清晰。

  张超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纳木错湖的冰川,不仅是壮丽的美景使我难以忘怀,惊险的旅程也让我记忆犹新。1986年,我第二次进藏,目标是拍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湖纳木错湖。虽然从拉萨到纳木错只有200多公里的路程,但在当年的条件下,如何到那儿依然是最大的问题。幸运的是我大学同窗好友在西藏工作,周末用一辆老式拉达吉普车把我们几个摄影的朋友送过去,并约好三天后再来接我们。

  在扎西岛,我们有幸目睹了纳木错独有的地理奇观,那就是纳木错的冰山。纳木错湖的湖面在冬季会被冻成厚厚的冰层,四五月份的时候开始溶化,消解的冰块受潮汐的作用,被湖水推向岸边,会渐渐形成几米高的冰山,矗立在岸边,非常壮观。在我们爬到冰山上摄影留念时,冰体突然发出巨大的响声并垮塌湖中。此时冰山的断裂带就在我身后,如果再往后走三四米,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接受采访了。

  三天拍摄结束准备打道回府时,接我们的车却没有如约而至。第四天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过来。那时没有手机,没有办法彼此联系,只能一天天地等下去。等到最后,我们的粮食给养全部消耗殆尽,饿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向转山的藏民讨要酥油糌粑和风干肉。好心而朴实的藏民,每次都会慷慨分给我们一些。即便如此,我们的身体还是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就这样体验了一个星期鲁宾逊的漂流生活后,接我们的车才姗姗来迟。

  喜雅艺术:谢谢您分享了这么多的经历,最后我还想问您一个关于这本书的问题,书中六大部分内容囊括了藏族的方方面面,耗费和投入的精力是难以估量的,那么它对您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张超音:这本书就是我的一个梦想。有的人一辈子做了很多事情,而我这一辈子只就做一件事,就是要完成这本《藏族》。我不太知道什么意义,但我对青藏高原那种炙热的爱,就好像上瘾一般。

  我今年已经60岁了。从85年到现在,这本书一做就是三十多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呢?为了完成这本书,我去过他人从未去过的地方,看到了他人从未看过的风景,体会过他人从未体会过的快乐,世界上14个最高的山峰我都曾攀登到6000米以上,近距离拍摄了震撼的画面,这些挑战都是我完成这本书的决心。

  身边所有人都说这是一本不可能完成的书,但我不信,既然下定决心要做成这本书,那就要一直坚持下去。如果顺利的话,这本书今年就会与大家见面;就算今年不能如期出版,只要生命不止,我就会步履不停,直到大家可以看到《藏族》这本书。


来源:彩库宝典最新开奖记录

 

更新时间:2018-12-20 08:48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