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演员都为了真实而深入到自己应该深入的

  由宁浩、徐峥共同监制,文牧野导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是档期内不折不扣的爆款,上映5天,票房已经超过13亿,预计最终票房有望超过接近40亿,对于一个新导演来说,这是让人惊叹的成绩。我们努力联系到了导演文牧野,于是有了这篇专访。

  文牧野:《我不是药神》从写剧本的时候就决定了电影的形体,也确定了到底是艺术片还是商业电影。也经过了两次改名,从最早的印度药神到中国药神,再到最后的我不是药神,是从肯定、肯定到否定的过程。最后《我不是药神》是点题的,我想如果有可能,没有人愿意变成程勇这样的英雄,所有的英雄都想成为平凡人。十分制的线分吧,第一次做导演,有很多稚嫩的地方,我每次看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能看到不够好的地方,希望下一部能尽量做的好一点。

  文牧野:我其实没有想过什么时候是时机成熟,只是有了这个题材,这个故事我很感兴趣,刚好有了这个机会,我相信坏猴子影业制作班底的能力,也看到了把它拍成国内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契机,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就觉得应该去做,于是就多花点时间把它做好。

  文牧野:有一天一个朋友说,宁浩想见见你,然后我就去了,到了之后宁浩跟我说,我看过你的短片,挺好的,咱俩去吃个火锅吧。然后我们就吃了顿涮羊肉,然后第二天我说这个计划我要加入,然后就加入了。宁浩找你去,还有什么理由不加入呢?当时我不是药神有原型故事,有想法。

  文牧野:他们两个人就像两面镜子。年轻导演需要有人时不时帮他照照,让他认识自己现在的样子。宁浩在前期会像一面镜子一样,我每次跟他聊都有这种感觉;徐峥在中间表演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监制很容易让我这样的导演很有压力,但和他们合作完全没有压力,他们会告诉我对不对。我是到后来才知道宁浩是处女作,我们两个每次开剧本会大概就15分钟左右,因为不需要过多的交流,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没有任何方向上的偏差。

  为什么第一次就选择这个题材呢,按照宁浩和徐峥的调性,他们会觉得拍一部喜剧片更把握吧。

  文牧野:我觉得首先选择题材和选择做什么电影并不和国产电影题材有多少挂钩。这是个动人的故事,讲的是一个有正能量的人。至于这部电影带来的影响,这是国内现状的客观条件,我们不知道观众看完这部电影后的反馈,这可能也是唯一的困难。

  说老实话,宁浩和徐峥擅长的是喜剧,但《我不是药神》是我的电影,是贯彻我的风格。这个风格大概就是有一定的幽默型,但探讨的相对严肃,传递出相对温暖的故事。我们之间的风格不冲突,基本上在这方面的把控完全在于我自己,

  文牧野:分两点说,其实他们的幽默真不黑色,国内把幽默定义成黑色很怪。所有人的幽默都是很阳光的,金色幽默。当然了,是剧本赋予角色的喜感,但很多演员都给角色添了不少金边,他们用自己的诠释给这个角色更真实、饱满的质感。有很多喜感来自于他们个人的发挥,我们有很好的演员。

  文牧野:选择演员是导演的权利和职能,所有的演员都是我自己决定的,监制只是提建议。宁浩推荐了章宇,我找了片段觉得非常合适,之后章宇试过两次戏,所以我们剧组是非常严谨的。事实证明,宁浩推荐了两个演员,一个是章宇,一个是杨新鸣,当时他在厦门拍戏,我就跑到厦门,和他聊了20分钟,就觉得是他了,宁浩看演员非常准。

  其他演员都是非常好的演员。从主角到配角到群演,都贡献了非常好的表演,当然这和我们导演组的努力有关系,我们专门有一个小组,我在拍戏的时候,他们在训练其他角色的表演。剧本和演员最重要,二者花的时间最多。我们围读剧本很多次,演员提前一周进组,而且中间没有任何演员出去,任何时候不许离开,这样的剧组稳定性就带来了非常好的状态。

  文牧野:首先这就是一个真实事件改变的故事,另外,这是一个现代戏,还有,写剧本经历了长达2年多的时间,有走访,有体验生活,有深入的剖析角色,经历了漫长的案头工作。寻找演员方面,所有演员有极强的现实质感,不用刻意的去演,每一个演员在拍摄前都做了很多工作,体验生活,徐峥、杨新鸣都有体验,谭卓跳钢管舞,王传君在医院里住了很长的时间,拍死亡的那场戏时,他两天没让自己睡觉。所有的演员都为了真实而深入到自己应该深入的环境里去体验。所以原因就是认真,大家都花时间了。

  文牧野:我不会认为太长,两年到三年是一部电影的合理周期,如果不花这些时间去做,我还真不觉得会出来好作品。可能我是第一次做导演,我要花更多时间确定是不是对的。我将来可能也就是这个周期,宁浩的周期还要更久,要5年。

  文牧野:创作电影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努力写剧本、努力做准备,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做的项目、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剧中的人物,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应该怎么拍,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


来源:彩库宝典最新开奖记录

 

更新时间:2018-12-21 07:47    点击次数: